讲故事 | 重启 · 极海听雷 第一百七十六章

瞬间无数的孢子冲了起来,我屏住呼吸,一脚踢开江子算,不管不顾就重新爬上树去。还没爬两步被他一把抱住重新压在地下。

比较幸运的是,这棵树下的菌伞并不密集,可能是因为这里靠近悬崖边,阳光比较浓烈的原因。但江子算死死的卡着我的脖子,抓起边上的一把伞菌,就要往我嘴巴里塞。

我身上均匀的涂着泥,所以除了肺部和眼睛的灼痛,其他倒还好,眼看那伞菌就要塞进我的嘴巴里,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偏过头去,狠狠地吞了一口淤泥,那一巴掌就拍到了我的耳朵上。我转头,把淤泥喷泉一样喷了出来,吐在他脸上。

他立即用手去挡,我一个猴子偷桃就偷中了,用尽力气一捏一拧,江子算惨叫一声翻了出去,不停的涂抹眼睛,眼睛里全部都是淤泥。

我从地上重新捧起一把泥,直接对着他的脸再次呼了上去,就觉得嘴巴火辣辣的,那种孢子肯定在泥土的表面也有,开始烧我的口腔黏膜。

“水!”我对白蛇叫,白蛇丢下水壶,我立即漱口,坎肩在树上,直接一个满弦的弹弓,打向江子算,我以为江子算这下肯定中招了,坎肩的弹弓这个距离脑壳都能打裂,没想到江子算直接用手凌空接住了泥丸,同时冲向悬崖边。

“打腿!”我叫道,树下的空气犹如辣椒里泡过,呼吸一口肺都烧了起来,我屏住呼吸就看到坎肩连打三颗,都被躲了过去,这哥们还在抹眼睛,但是在丛林里跑起来完全没有障碍,瞬间爬上一棵树。

我伸手白蛇拉我上树,坎肩已经掏出了弹弓弩,上了弩箭,被我压了下来。

“他眼睛肯定得好一阵子才能看见。白昊天还在他手上,摔死射死了都有问题。”我道,那江子算很快就跑没影了。我看向刘丧:“你没事吧。”

刘丧看了看自己的手,疼的直咧嘴,还嘴硬:“他妈的负伤要加钱,工伤这肯定留疤。你他妈现在欠我一条命,出去我肯定大肆宣扬。”

这东西我欠的人多了。我心说。我用水壶里的水洗掉手上的泥巴,从腰包里掏出煮过的干净泥,重新把身上露出开裂的泥巴敷上。白蛇就准备给刘丧包扎,刘丧对我冷笑:“你这混的,这种地方都有人伏击你,你说人和你在一块能有好事么。”

我抓住白蛇的绷带,抓住刘丧的手,用力一掰,他的伤口马上大量出血,我用水壶冲了一下,也不给他包扎,问他道:“你有事没说,现在赶紧说出来。”刘丧疼的哇哇大叫,拍开我的手:“你他妈白眼狼,我救了你!”

“这个江子算和你关系不一般吧。”我冷冷道:“刚才他在林子里跑的时候,眼睛可看不见,是用耳朵听的,这哥们和你耳朵一样好,有关系吧。绝对不是巧合。”

刘丧扭着自己的手,一把抢过我的绷带,自己包扎,我对坎肩使了一个脸色,坎肩把弹弓翻出来。

“都到这个节骨眼了。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我道:“你刚不救了我么,但这人也是你带进来的吧。看你不是要我死,怎么了?”说着看了看刘丧的口袋,他的手很多时候都在口袋里,我怀疑里面有拟声的架子之类的,一直用声音通知着江子算我们的位置。

我是从刚才刘丧的动作就意识到不对了,刚才那一弩箭,这个距离是根本防不住的,不要说准确的知道射的是心脏,从打出到射中我,连抬手的时间都不够。

刘丧是瞬间知道了对方要干什么。说明他了解对方的习惯。

此外,刘丧的耳朵那么好,江子算拉弓之前,他肯定早就能知道,他提醒我们的时候,江子算已经离我们太近了。

刘丧草草的包了一下,抬头看我:“也许是我觉得你没有之前那么可恶了。你现在还活着,是你自己争取来的,但你说的对,我和这个人是有关系,关系和你没关系。”坎肩上去就想打刘丧,忽然我就听到远方江子算骂道:“吴邪,你出来看一眼!”

我立即寻声望去,就看到远处的悬崖边,江子算提溜着白昊天,我立即回道:“你他妈在哪儿!”一边反手对坎肩做手势,坎肩瞬间下树摸了过去,一刻没有迟疑。

江子算骂道:“你把我搞看不见了,吴邪,本来我不想这么干的,但你得受点教训。”说完瞬间把白昊天从悬崖上抛了下去。白昊天大叫了一声:“小三爷!”直坠向谷下。我的脑子嗡的一声,一下所有的肾上腺全部都冲上了头。



查看上一章点击:讲故事 | 重启 · 极海听雷 第一百七十五章



讲故事 | 重启 · 极海听雷 第一百七十六章

例行放二维码

,请例行关注


该文章由WP-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

原文地址:https://app.fooads.com/post/wechat/5a1e16557f6d513c30d72e46

2017-12-08T20:59:47+00:00